二月 9, 2021

baoyu黄网

Written by

果然,听了喜乐的话,凌钢的目光里现出一抹希望,但是更多的,还是怀疑:

“你有什么本事能救得了一个杀人犯?”

“人不是你杀的,没有罪的人,自然不必去死。”

喜乐微微一笑,也没有给凌钢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凌钢看着喜乐,只见面前这个人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,肯定没过十五岁。

他长的细皮嫩肉,虽然穿着一身衙役的衣服,但他看的出来,这人绝不是衙役。

难道这人真的能救得了他?

不,谁也救不了他!这天下,除了皇上,谁有本事跟凌家作对呢?

“你不必跟我说这些,人是我杀的,你告诉李如意大人,杀了我抵命!”

凌钢收起眼底的希望,扭过头去,背对着喜乐,冷声说道。

喜乐知道,她不知道凌钢的苦衷,现在在这里跟他苦口婆心的说什么都没有用,她必然得拿点真材实料来,才能让凌钢改了口供。

她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了牢房。

清純唯美秀麗姿誘人

喜乐换回了衣服,她打听了去后院的路,找元锦去了。

元锦果然在跟李如意喝着茶,见喜乐来了,问道:“小乐子,不是让你别跟着本王了吗?”

喜乐瞪了元锦一眼,心想,你还真的叫顺了嘴了!

不过,她还是忍住火气,躬身说道:

“王爷,刚刚府里来人了,说宫里贵妃娘娘派人来看您了。”

元锦一笑,站起身来,朝李如意说道:

“宫里来人,本王先行一步了,今儿个多谢李大人的好茶,改天李大人来靖王府,本王也好茶招待你。”

李如意笑道:“那下官就先谢过王爷了。”

李如意把喜乐和元锦送出了衙门口。

上了马车,元锦才问道:

“你去见凌钢怎么样?劝他改了口吗?”

喜乐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元锦问道:“那还用不用我做点什么?”

喜乐笑着说:“不必了,今儿你已经帮了大忙了。”

她今天把元锦拉进来,纯属无奈。

她不想让元锦再深入事件。

元锦今天出现在会审现场,如果被凌家或者别的人追问起来,元锦可以耍无赖说“自己好奇三堂会审是怎么回事才去的”这样的话蒙混过关。

可是,他再出面的话,无疑会成为靶子。

无论怎么说,跟凌家对立都不是什么好事,她不想元锦为了自己变成那样,那样的话,她就真的欠元锦大人情了。

元锦听喜乐这么说,也明白她的心思,转而一笑:

“今儿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,你打算怎么谢我?”

喜乐笑道:“靖王殿下你不记得上次在宫里,我还救过你一命吗?这次,怎么就算是抵消了。”

元锦一脸的委屈:

“早知道你这么小气,今儿就不帮你了。”

说完,别过脸,撅起嘴,特别像小孩子。

喜乐笑着说道:“那,请你吃饭怎么样?我们沐府有个厨子,很不错。你喜欢吃什么,让他做。”

元锦摇摇头:“吃饭?没意思,吃再多的山珍海味,最后不还得拉出来,不划算。”

Category : 未分类

Tags :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Sweet Tech Theme